提供科学养分
科研相关

研究技巧 阅读写作 校园生涯 学术界

争论不是让你出丑,而是让你少走弯路

争论不是让你出丑,而是让你少走弯路

刚刚从课题组讨论会结束回来,期间,用不标准的英语参与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争论。希望我提出的问题没有给博士生带来困惑。当然,我用心是很好的,不是希望他感到难堪,而是希望他少走弯路。当然,我不是他导师,仅仅提出自己的看法,是否采纳是他和他导师的事情了。 参加完组会后,突然想起几年前的实验室的一位师兄。他博士已经毕业了,现在不知道生活的怎样。在他完成博士课题的时候,采用二次开发对某软件上某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了一些“新”的模型。然后,他把这些工作对实验室的某些老师进行了介绍。其中一位老师回来后,只是摇头...
5条评论 2013-09-29 小编: Angela
写对比写漂亮更重要
2013-08-09
小编: 一抹云烟 暂无评论
谈到写作,大家都公认“文笔”很重要。写出好文章,离不开好的文笔。大家也认为,文笔是种天赋。如果自觉没有这种天赋,也就和写作没什么机缘了。 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上学时每次老师夸奖“文笔好”的同学,我都很羡慕,也惋惜自己沾不上写作的边。然而这些年来根据自己写作、学习的经验和思考,我逐渐发...
成就一个优秀博士生的几个方面
2013-08-02
小编: 飞鸟相还 3条评论
读博士,不是一件很轻松的工作。以下是崔志辉给留言,个人感觉非常好。“博士,读的是自己的一点想法,读的是几分好奇,读的是二两苦涩,读的是家人多重期待,读的是儿时的一个传闻”。 不可否认,每一个人在读博士之前都是有一个美好的憧憬的。在博士期间,要参与重大课题,要发表多少论文,要获得多少个专利,要获得多...
基础研究一定要以应用为目的吗?
2013-04-16
小编: Angela 暂无评论
这两天有不少人讨论发表SCI论文的问题,认为基础研究应以应用为目的,而不以发表论文为目的。总体上来说这个价值观是没有很大问题的。但是似乎不应该太过于绝对化。 一般不能直接应用于生产的(或者与生产可能不能产生直接联系的)研究都会被认为是基础研究吧。所以在都是自认为从事基础研究的人群中,其实对基础研究的...
科研团队的规模、成员多样性与产出
2013-04-16
小编: Allu傾城 暂无评论
如何构建一支有效的团队,发挥每个成员的最大功效,这是许多领域面临的共同问题,在科研领域也不例外。一方面,在这个倡导交叉领域研究的年代,来自不同领域的研究者可能擦出新的火花。另一方面,正如俗话所说的“隔行如隔山”,不同学科背景造成的思维方式差异也可能影响到沟通的效率。近期的一项追踪研究考察了科研团队...
英文写作常搞混的词汇
2013-04-16
小编: 等待宿命 3条评论
过去几年来,我遇到许多非议英文为母语的作者常犯的一些语言错误,用字/词的错误可能会使读者感到困惑或是误导他们。 今天,我想谈谈中国作者常常搞混跟用错的几对英文单词。 methodology v.s. method “methodology”系指做某事的方法系统及准则,它是特定知识的一个惯例、程序、和规则。 范例:We examined the methodol...
科学研究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
2013-04-16
小编: 乔不死 暂无评论
科学研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世界上被尊重,中国甚至提出了科学研究是发展的推动力,这把科学研究推向了中心的位置,但是关于科学研究,除了一些很具体的科学和技术问题,关于科学研究本身,还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没有得到充分的讨论,更没有得到清晰的结论。就我个人对科学研究粗浅的理解,我认为以下几个问题需要认...
科研洞察力
2013-04-16
小编: 林伊弦 暂无评论
从前,一个中药馆里有一个神奇的小伙计。他抓药从来不用称,药方上写的是一两,他一抓就刚好一两,拿称去称,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么神奇的技能是怎样炼成的呢? 原来一开始,他也不能准确估量自己抓一把的重量。所以,开始他是先抓一把,感觉其重量,然后用称去称,再与自己的感觉对比,并调整自己的感觉。天长日久,...
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研究专题
2013-04-16
小编: Allu傾城 暂无评论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地球!本田直之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一堆商业书籍,从而获得百倍经济回报!本猪头哥说:谢谢两位前辈的指点,让我站在二位的肩膀上,小生白长一身肥肉,没二位的本事,但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起研究专题! 本田直之在《杠杆阅读术》([日]本田直之,叶冰婷译,2007年,漫...
如何处理自己的直觉
2013-04-11
小编: 等待宿命 1条评论
跟学生们讨论课题,我会有很多想法,可是经常会出现学生说“我感觉这个不行”等判断,有些时候,学生对了,大多数时候,学生错了。这种即席讨论的时候,有些结论或者猜测是有理性分析的,很多时候仅仅是没有理性分析的直觉。我们只要是个人,都会有直觉,而且随着年龄的变化,直觉的数量和质量也会发生变化。在我们学习过...
科研交流:勇敢地说出来
2013-04-09
小编: 林伊弦 暂无评论
在中国的学术会议往往遇到一种尴尬,报名的人多,听会的人少,即便听会的人有一些,会上鸦雀无声的多。在中国搞讨论班,往往没人提出问题,经常冷场。在以科学研究教育交流为主要平台的科学网上,谈跟科学有关的比例也并不大。难道我们没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么?难道我们没有什么想法不值得交流么?难道我们做科研搞教...
好的科学研究需要什么
2013-04-07
小编: 林伊弦 暂无评论
对这个问题有许多人都有过高见,最近看到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徐华强研究员提出的观点:“从事科学研究,一是对科学的兴趣,尤其对生命科学的各种奥秘感兴趣;二是贵在坚持,科学研究是探索,长年的工作才有一点点突破,就是最大的欣慰;三是在于努力,科学研究的成功就是99%的努力工作,再加上1%的运气。”总结一下是,兴...
女科学家的论文更容易受到歧视?
2013-04-05
小编: 林伊弦 暂无评论
理论上讲,科学应该是纯粹客观,不含偏见的;但现实世界很少能够如此完美。尽管女性科学家已经成为科学共同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做出了许多骄人的成绩,对于她们的歧视仍然存在。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作者性别会影响到人们对于研究论文的评价。 该研究由俄亥俄州立大学传媒系的Knobloch-Westerwick等人完成。他们从传播...
清华才女:杜克大学物理系高海燕教授自述
2013-04-03
小编: 林伊弦 2条评论
人物素描:高海燕,实验核物理学家。上海人,84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89年赴美留学,94年获得加州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博士后研究之后,97年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执教,任助理教授和副教授,2002年受聘于杜克大学,现在是杜克大学终身教授,并担任杜克大学物理系系主任。本篇访谈由海燕本人口述整理而成。 杜克大学物理系...
科研生活:理想主义是最长远的现实主义
2013-04-03
小编: 一抹云烟 暂无评论
我和一些好朋友经常聚聚,也就什么都谈,其中部分朋友谈到我的时候,给出的评价是:简单,理想主义者。在中国,理想主义者从来就不是一个赞扬的词汇,说一个人是理想主义者的含义似乎有两个:一是脱离现实,二是自命清高。一般情况下给人的感觉是理想主义者最终都会因为碰的头破血流而向现实投降,成为彻头彻尾的现实主...
当前第 1 / 4 页 : 1234下一页 »